上海修琴老师傅火出圈 自制夏威夷吉他弹出天籁

2020-09-25 ,浏览

       肇周路80号“小广东”乐器修理铺店主冯顺成火了。他锃亮的光头和满屋子旧乐器一起,被印在报纸上,印在外国旅游杂志上,让这间10平方米的小店像景点一样,天天被摄影记者的长枪短炮瞄准。

  老冯不得已定下一个规矩:要采访就得排队等摇号。不请自来打断他工作、打扰到邻居的,不管多大牌的媒体,一律不睬,甚至关门谢客。近日,遵守规则、摇号成功的记者走进了他的小店。

  高温天,店铺里没有空调,光线昏暗,蚊子出没。冯顺成笑吟吟地站在100多件旧乐器之间,如同一个藏宝洞的看守,又如同站在一个巨大的舞台上,指挥着一支隐形的交响乐团,奏一曲市井传奇。

  100多件乐器件件有故事

  “这个叫热瓦普,是以前旁边一家新疆餐厅的‘小阿凡提’送我的。这把尤克里里是我自己做的,上面镶的翡翠是从朋友店里拿来的,独一无二。这是俄罗斯巴拉莱卡,前几年在美国跳蚤市场淘来的……”

  走红以后,找老冯修琴的人越来越多。7月的一个周末,一位姓潘的女士带着两把破损的小提琴找来。她告诉冯顺成,这是外公的遗物,不惜代价也要将琴复原。潘小姐从小在外公外婆的照顾下长大。去年,外公因病去世,两把小提琴意外摔得粉碎。

  找到冯顺成之前,潘女士已经去过很多家琴行,她想着,哪怕琴没法拉了,能把样子复原也好,留个念想。有琴行老板一看,琴碎成十几块,劝她“扔掉好了,修复没有意义了”。也有琴行愿意修,但开出高价。犹豫中,她忽然想起在新闻里看过的修琴老先生,在网上输入关键词,找到了冯顺成在肇周路的店铺。

  “我开车过去,找了几圈,终于看到了店铺的小门脸,很幸运,老师傅还在。其实我之前经常路过肇周路,但从没注意到有这样一间铺子。冯先生就像大隐隐于市的武林高手,我把两把琴的碎片放他面前,他仔细检查后抬头跟我说,是好琴,我一听很感动。”潘女士说。

  听说是潘女士外公的遗物,老冯眼眶湿润了。“开了20多年店,我从来没遇到过哪个小孩为大人做这样的事,我一定让琴恢复到最佳的状态。”半个月后,两把琴恢复原样,还能演奏,潘女士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掉。“我打算把这两把琴挂在墙上,看到琴就会觉得,和外公在人间的联系并没断。”

  在老冯看来,修一把旧琴,就是修复一段往事。“这间屋子里有很多老琴,放了很多年,有很多故事,让它们重新焕发生机,这就是我作为修琴师的心愿。”

  走南闯北练就一身真本事

  成为修琴师之前,冯顺成是个吉他手。他的音乐天赋,从喜欢拉二胡、唱京戏的父亲那里继承。只是他5岁时,父亲就去世了,日子过得越来越难,还好有音乐相伴。他结交了一帮玩音乐的朋友,也曾向百乐门乐手偷师,吉他弹得越来越好。

  1981年,听说深圳有不少演出计划,冯顺成坐火车南下,组乐队四处演出。香港今天流行什么,明天就演什么。一听到好歌,大家就赶紧“扒谱”,几个人一商量,分好声部,第二天直接上场,“本事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”。到了晚上,栖身在窄小闷热的铁皮房子里,只有一个小小的风扇,“简直像在煎鱼”。当年的老友早已风流云散,但回想起那些时光,冯顺成依然觉得快乐。

  1986年,身在香港的母亲从报纸上看到国外的吉他学校正在招生。她对儿子说:“你不是说自己很厉害吗?那你出去读书吧,钱自己出,担保我来。”冯顺成不甘示弱:“自己出就自己出。”他录了盘磁带寄过去,没想到真被录取了。

  冯顺成在澳大利亚待了两年多。刚到的时候,英语很糟糕,但他敢开口,惹得对方哈哈大笑也不在意。苦学一学期吉他后,他从老师那里得知,自己的水平在全世界范围只算得上“中下”,立马撂挑子不干,转行学乐器修理。身在异乡,一边打工一边求学,方便面都不用开水泡,当成饼干直接吃,连着吃上一个月也不觉得苦。

  开过舞厅、宠物店,但开得最久的还是这家小小的乐器修理铺。刚干这一行时,冯顺成的家人认为他不务正业,差点要登报和他划清界限。但他的坚持,慢慢得到了家人的理解。“我女儿常笑话我,说我一到店里,嘴就咧开了。这么多年,从来没想过要放弃,因为我真的很开心。”

  虽有一身本领,老冯却并不指望找到传人。修琴师既要有好耳朵,还要善于动手,最重要的是对这份事业的热爱。

  “有音乐有欢笑,就够了”

  “车库里还放着那把夏威夷电吉他,快烂了,你还要吗?”去年,老冯接到一通电话,是从前的朋友、定居美国多年的李良打来的。

  他这才想起这把大约40年前做的琴。那时候物资匮乏,找一块好木头难上加难。正好碰见有人装修,冯顺成花上四毛九分钱,买了一包牡丹牌香烟,跟师傅换了一块拆下来的废料。他把料子一点一点削成“火腿形”,安上弦,接上音响,音色出乎意料的好。

  几十年后,这把夏威夷电吉他漂洋过海,重新回到老冯身边,成了他的宝贝。他把琴修好,懒得刷漆,贴上一层便宜的锡纸,外观竟变得相当“酷炫”。“这琴比一般的夏威夷吉他多八个音,表现力不一样。好多人不服,找我切磋,我谁都不怕,因为我的琴已经赢了。”

  不久前,老冯和他的乐队,在修理铺外当街演奏了古巴名曲《鸽子》,视频在网上的点击量超过10万。火起来后,老冯接到的演出邀约越来越多。前不久,初中同班同学管炳声还邀请他一起演京剧。将于今年11月举行的一次公益演出里,管炳声邀请上海京剧院的演奏员们一起排演《梨花颂》。他提议,让冯顺成的夏威夷吉他加入,和传统的京剧伴奏班子混搭,“或许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”。

  9月1日晚,在月琴、三弦、京胡和大阮之间,老冯将“火腿型”的夏威夷吉他稳稳摆在腿上。从“90元钱”买来的音箱中传出熟悉的东方旋律,耳熟能详的《梨花颂》有了独特的味道。

  排练现场,上海京剧院月琴演奏家诸晓和冯顺成聊起月琴修理,直呼“内行”。诸晓觉得,夏威夷吉他放在京剧中也可以很和谐,这说明中西乐器是相通的,“天下皆琴友”。

  这和老冯的想法不谋而合。他那一屋子旧乐器,今天你送我,明天我送你。顾客们一来二往,也都成了琴友,今天这里玩玩,明天去那里切磋。他说:“有音乐,有欢笑,这就够了。”


上一篇:探访“世界吉他工厂”惠阳,日产吉他占全球约四分之一

下一篇:没有了